予世辞

预告:一日为师(脑洞有辣么大,但我真的只写了四个字就开始无限跑偏

坏消息:发呆的时候把自己的文大致过了一遍,我又想删文了谁来救救我

目前来看,就四篇挂掉了,只有两篇是同人

侥幸存活(?)打卡

但是挂掉的长晋和未眠,我很喜欢,特别喜欢,而且长晋被盯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锁了还盯上我!

江湖再见😶

等会儿开会,来补两句,穿着正装自拍真·社畜,现在倒是打回原形自在多了

重点是,小白杨看完给我发了两个“妈耶”说陌生,我可能吓着孩子了,爱抚一下

立世……不仅笑我最后还是上了妆,还说如同标配公司小职员(职员还是白领来着)

这是14号那天去北外听讲座,下了公交过天桥时北京的雨夜

北京的雨,难得这么温柔的,说起温柔,突然想不起昨晚预备写什么了

啊,大概昨晚接收了太多信息了,又被说可爱,被好几个人说可爱

怎么说呢?反复强调我并不可爱这一点可能会使人生烦,带去不好感受似乎不是太好,但误解存在也不好

譬如说我是一个常常怀揣恶意的人,耐心也欠奉——努力释放出的善意,一方面可能是出于有点意思的兴味,但更多的是一直提醒自己总要为人的

为人是要释放善意的,即便竖起了重重堡垒

至于女朋友(笑)跟我谈感情很累的,因为不喜欢。只可能会被我抓来反复评论我写的东西,过不了一天半天就会跑的

渐渐正视自己写的东西不太有人能看懂这件事情,这样就会觉得可以接受一点,但仍有摆脱不掉的自以为异类的感觉

生活是无聊的,动力只有些许,如果能一夜暴富是不是就能卸下所有责任,放任自己停步了呢?留存一个疑问,毕竟一夜暴富很难。

还是挺疼的,但我必须起床了

还有什么要写的呢?

emmmmmm……想跟着老周去冒险,各种意义上的重新开始,那样的人生,可能稍微不那么无聊一点

希望赚钱养家的董三岁录节目能玩儿得愉快,希望离家出走的老干部在西班牙玩儿得开心

突然想起来另一件事,赶紧来补充一下,为缘分干杯,为从智能机时代就用到现在的同样的密码干杯

梦魇


《琵琶行》里有一句: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董卿年少时朗朗读这一篇,在标满了拼音和注释的空隙里找宋体印刷字,油墨香浸润着豆腐脑的香气,念完此篇便能放下书本捧起碗筷,就仿佛看不见琵琶女在眼前,低眉絮絮,铮铮然是青春戚戚然是眼下,人生失意入不了孩童的心。

如今董卿却蓦地想起了这一句,大汗淋漓扯着睡衣的领口,大约是泪流尽了,眨眼都觉得涩涩得疼。

凌晨一点四十二分,房门虚掩,客厅的光透进来,也像是虚的,屋内一应事物被描摹出大概,董卿找不见想找的东西,枕边也无人,仿似天翻地覆世界颠倒。...

排队的时候,朋友突然同我说:“刚才我站在上面看你走上来,你的头发长得好长了。”

岁月无情,极倦怠的时候,就会支棱起一根白发,但好玩儿的是,从高三到现在,似乎总是那里的那一根。

她学文科,觉得自己书生一样百无一用;我念工科,觉得自己思想空洞乏善可陈。

但她邀请我一同去听讲座,诗人的讲座,关于对话,关于意义。

天飘着雨不能骑车,况且我拿呢子大衣把自己裹得行动太不便,要赶末班公交九点不到不得不离场,一个小时前朋友才发消息说,结束了。

我错过了很多内容,但听了的部分里,有一句话我反复思索了很久,大意是——但凡我们觉得有答案的问题,那一定没有真正深入进去、没有被卷进问题的复杂性里去。

深以为然,想当然的答案自然是忽略了深入对话之后的复杂性,与旁人对话与自己对话,与万事万物对话,才有意义——大约复杂性就是问题的一个本质?

回来时路过学活,常光顾的店都被勒令关掉,奶茶店也好,饭团、麻辣烫、关东煮、煎饼果子酸辣粉,通通关掉了,于是开始担心之后还能不能点外卖。

我来到这里时,懵懵懂懂莽撞无知,可能到我要离开时,也不会有什么长进,但那又怎么样啊,莽撞自然会撞墙,那就撞撞嘛。

今天抽了血,我的体质真的很要命,针孔下又是一片红,不过好歹这次不用因为止不住血自暴自弃得贴创可贴了。

有人在催我,问我是不是在写什么人生大事,那就赶紧收尾,顺便提一下催我的人。

这个人今天说我活该,惹我不开心了,我知道啊但不准说,然后她就知错就改了,好孩子。

关于早恋


“绝对、不可以!”

周涛在家中一贯是最好说话的那位家长,大方向不错,她就不会太苛责那些可有可无的细节——但所谓可有可无的细节,绝不包括早恋问题。

“我觉得挺好的啊,女儿都初中了,不耽误学习,没什么啊。”

董卿跟着周涛一步一步晃,难得的假期,两个人遵循着开始没多久的约法三章,凑到一起,手挽手逛超市买菜做饭,本以为是极温馨的家庭团圆日,周涛随嘴问一句初中生活怎么样,怎料香香一句话惊得周涛到此刻出门散步还不得平静。

“我同桌,一个男孩子,他的姓可有意思,姓哈。”...

@立世无痕。 来自手抖星人倔强得没有打光不加滤镜的返图,条件有限我尽力了

P1 《樱花树 上》和《樱花树 下》,顺手拉仇恨

P2 全文我最喜欢的一段,阅读理解写给立世看过了

P3 夹带私货,请珍惜当时还能写得出日常的我

P4 所谓开始,所谓结束,所谓命中注定逃不过的相得益彰

读档

  •  @立世无痕。 没写《旅伴》就先喂小甜饼顺毛(?)

  • 我是真滴写不来甜,卒于熬糖


人说周主任一语千金,说到做到。

单以喜爱而论,周涛此生可能都将居无定所,明明已经扎根北京,每到一个地方,仍旧自我介绍道——我是大家的老朋友,中央台的主持人,周涛。

后来主持人的定语悄无声息得撤去,笑容亲切自然依旧,在哪儿主持都像是回到家乡,所有人只记得,这是中央台的主持人,年年主持春晚的,“中国中央电视台”数她说出来最亲切。

可她离开,其实已经很久。

董卿总嘲她,去哪儿都能夸出花儿来,也不见置处房产偶尔临幸一下。

周涛笑笑,主持了七年《欢乐中国行》的人没有资格说...

旅伴(上)

  •  @立世无痕。 甜文交换

  • 闹了闹了,写到这会儿还没进入正题,让我们下章见


北京的秋,似乎一年比一年来得晚。

飘荡在故都风里的秋意本就寥寥,如今愈发寡淡,连那点子千挑万选拾一篇银杏叶夹进字典的乐趣都赶不上正日子,董卿戴着口罩一步三晃,想,谁要裹着羽绒服捡叶子啊。

更深刻的担心是,小脑不发达者如她,裹得厚厚的,太容易混淆她残余的那一点点平衡感,摔来摔去的,即便是身上不疼,也会觉得心情受伤——这对于心情状态直接影响工作状态的人来说,简直是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董卿忍不住哆嗦一下,轻巧地打个喷嚏,四下看过,好在这儿偏得很,又不是放学时间,没人注意她。...

【卿濤】〈罪過〉、〈風雨〉讀後感

引为范本,下次我也要给喜欢的文这么写读后感

虽然提前打过招呼,但带了tag发出来我还是有些方方的

卿涛圈有很多好文珠玉在前,我所写的东西其实可能安利效果不强?

但不管了,这安利我先吃为敬,去旧文重读了

MF:


  • 原文:罪過 風雨(-0.5)風雨(+0.5)


  • 不是一個能夠有效賣安利的人,但大徹大悟之後認真覺得遇到喜歡的文就一定要說出來,即便胡言亂語。(痛哭




其实读〈罪过〉跟〈风雨〉最让人觉得迷人也享受的地方大概有两点,一是空间,二是数字。我自己觉得空间的运用是这篇文章以及卿涛两人情感很重要的着力...

关于我

抱抱自己
© 予世辞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