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世辞

董老师话题作文之眼泪

我见过最爱哭的人,姓董,单字一个卿。

大概是因为不愿辜负那么动情的名字,她才那么爱哭的。

这不是什么玩笑话,女儿真的问过我这个问题,那时你对她还不是能每天亲亲抱抱的卿姨,只是在吃饭时偶尔遇见会交换盒饭里的肉丝和鸡蛋的卿姨,她指着我拉着进度条看的视频,问,为什么卿姨总是哭呢?

我同她讲,卿姨的名字,有这世间所有的情动,只有能感受到很多很多感情的人,才会常常流泪。

女儿又问我,那喜欢哭是好还是不好呢?

她那时才七岁,刚刚上小学,我带她看了一部电影,动画片,是07年你看着看着眼泪就止不住的那部。

 

不论是哭,还是笑,都是活着的证明。

 

我见过了你太多的眼泪,却总在想我没见过的那些。

是从哪里听来的呢,没有在深夜痛哭过的人,无以聊人生。

我哭过,痛哭过,不止一次,可每一次我都没告诉过你。

你也没告诉过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有没有在深夜里痛哭过,我希望是有的。因为相比安安静静坐在地上无声无息无知无觉地哭泣,我更希望你在每个孤独的时刻,都能痛哭出声。

这话多狠呐,如我一贯的狠,是不是?

可,能哭出来是件多么幸运的事,能哭出声来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欲哭无泪是折磨,可最折磨,是明明四下无人,却不知道自己哭了,不知道自己该哭了。

 

你说,人的心灵应如浩渺瀚海,只有不断接纳象征希望、勇气、力量的百川,才能风华长存。

可我说,生而为人,得正视眼泪。

正视自己所有的软弱与坚强、忏悔与宽容、羞怯与勇气、失败与成功,还有完整的有缺憾的不完美的自己。

而能以泪水示人的人,该是多么有勇气啊。

可惜我做不到,幸亏你做到了。

 

可我还是愿意看你笑,你一笑啊,我就更热爱这个世界了。

小哭包,很要命了,你还是多笑笑吧。

像你穿着平跟鞋,在老台门口绷着上台阶,笑得不庄重;像搭着我的手,错手错脚得练习国标,笑得不大方;像你终于学会在自己的场子上坑人了,笑得不端庄;像你热场时唱完每一首喜欢的歌,笑得不含蓄……

这世界不需要你庄重大方端庄含蓄,你晃脑袋时的雀跃,你束手束脚时的害羞,你小心思得逞时的狡黠,你收获表扬时的得意——这才是这个世界需要的。

或者说,这是我需要的。

 

我难得如此坦诚了,我需要的,是哭能哭得尽兴、笑能笑得放肆的,我的小姑娘。

只有你和孩子们,能尽兴得哭放肆得笑,我的人生,你的人生,你我的人生,才算有意义。

回到女儿的问题,喜欢哭是好还是不好呢?

哭是本能,忍住不哭是理智,能够哭是幸运,可以放肆得哭是有人爱你——这世间没有什么事可以说是绝对的好或者不好,哪怕是我喜欢你。

 

这一篇我写的很散,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因为每写一个字,我都能想起你在斯琴高娃老师朗读完后,哭泣的样子。

我记得那次录制完你没有回家,说是还有工作,通视频时你说嫌化妆室人多,缩在车上开着暖气,光线不明,是哭得太惨了吧,怎么不叫我知道呢?我听着你鼻音浓重,晓得你是哭了,却不晓得你哭得累了。

《朗读者》即将步入尾声,是不是你可以回家来,放肆得哭一哭呢?

问遗世独立倾国倾城的董卿老师安。

别嫌我烦哈
想给私奔换个标题
但我自己脑洞一开就刹不住了
备选项特别可怕
就……
替私奔求个朴素一点不会撞的标题

水平不够不敢开点梗怕hold不住人设
那就采用了哪位的跟我说我优先填哪个坑?

私奔(中)

SIDE B

十七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儿搬。

朱·爱岗敬业当代雷锋·迅站在因为曾经吃够狗粮而不愿再踏足一步的出租屋门前,深吸口气,脚边放着一打冒着冷气的罐装啤酒,刚准备敲门,抬起的手又放下,扯着单肩包的袋子摸东西,手一路扫过去,包里口红唇膏遮瑕眉笔乱作一团,最后总算在零钱的隔层里翻出临出门前书桌上顺的眼药水。

眼里有异物的感受并不好,朱迅眨眼,趁着酝酿的感情正好,哐哐砸门,心里还在骂人,也算是为了两个讨债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周涛说,不管是谁开门,扑上去抱住了干嚎都成。

也算朱迅运气好,来开门的是董妈妈。

她认识董卿多久,就被金老师当成亲闺女一样照顾了多久——所缺失的,所寻求的,身上心上那些细密到看不清的伤口被一一抚平,救命稻草一样——更何况她才将母亲送上飞往重洋之外的飞机,此时来到这里,见到金老师,倒是格外委屈了。

趴在金老师肩头,朱迅拿手就着眼药水抹花了眼妆,再被扶正就是个委屈巴巴眼泪汪汪的小姑娘了。

金老师替她擦眼泪,嘴里叠声喊着“迅宝”,眼风瞥见旁边董卿要往外走,一声厉呵。

“董卿你干嘛?!”

已经被母亲严密看管一个星期的董卿早就习惯了,多走一步都是要夺门而逃去找周涛,她站定在门边,仗着手长把那一提啤酒拎进屋。

倒是本就心虚的朱迅吓得不轻,开口时声音都哆嗦。

“我……我刚送我妈上飞机……嗯……工作不顺心我 ……我来找董儿喝酒诉苦的,对,喝酒诉苦。”

金老师不疑有他,迅宝是个孝顺懂事的好孩子,小周其实也是个老实孩子,就她家董卿,不好说不好说。

朋友间喝酒聊天也不讲究,围着茶几就地盘腿坐下,铝罐拉环扯开,啤酒刺啦冒着泡,金老师也不管了,还进厨房给她们加了两盘凉菜。

拍黄瓜是一盘,凉拌皮蛋是一盘。

啤酒下去一半,董卿面上没显,朱迅已经面颊绯红了。

靠在董卿肩头,朱迅捡着周涛叮嘱过的,话说得有一句没一句的,说到最后也是动了真情。

“董儿啊,你留在北京好不好……”

“你说,我妈怎么就不管我呢……”

“金老师,你当我妈妈好不好……”

喝多了的人张开手摇摇晃晃朝着金老师要抱抱,董卿忙抢下她手上的啤酒,还剩大半瓶呢,洒了可就难收拾了。

那晚,朱迅留宿,被董卿扒的干干净净扔进浴缸。

等董卿再送换洗衣服进浴室时,朱迅模模糊糊喊她。

“董儿,你别怕,周涛叫我来的。”

朱迅同董卿是多年好友,可她和周涛并不熟,只匆匆见过几面,甚至她都不太看好这段恋情。可毋庸置疑,她已经卷入这个牵扯了很多人的私奔计划里了。

为什么呢?

曾有人问过朱迅,为什么就看上王志了呢?

她答,我就是喜欢他啊,第一眼就喜欢。

看着他的眼神,就是全然的欣喜和依赖,见着他,就像是见着了星光璀璨繁花似锦。

而董卿也一样,周涛也一样。

最重要的是,周涛是一个令人折服的人。

所以,她就卷进来了,带着对金老师的愧疚和心虚,带着对董卿的祝福和鼓励,卷进来了,哪怕这之后,偌大的北京,没有多年好友,但有真心的爱人,倒也无妨——她会是一名专业主持人,哪里有空想寂寞。

真到了那天,朱迅和金老师说好了,等董卿面试结束,三个人在外面吃顿好的,然后回家让董卿帮她对台本的。

朱迅在律所地下停车库里,从上午七点待到十一点四十,随时刷新微信的信息算着时间,算着大概楼上进行到了哪一步。

八点,董卿到十二楼报道,她前面应当至少排了三十个人。

一个人五分钟,轮到董卿面试,要到十点半以后,金老师一定等得很着急。

十点四十三,董卿进办公室了,整个办公室里的人,也大约只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卡好了时间才能让董卿离开办公室时恰好挡着金老师的视线。

十点五十,董卿进电梯了,这时候会有人去拦住金老师,用着冠冕堂皇的理由请她去楼下会议室稍等。

十点五十一,朱迅在停车库里遥遥看了一眼董卿,见着黑色路虎启动开走,和宋姐一前一后在群里发消息,上车了。

朱迅却没想到,之前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宋姐左右看了看,径直朝她走来。

“朱迅?很有心理负担吗?”

她来不及想明白自己到底怎么想的,宋姐却快人快语抢过话头。

“我没见过这样的周涛,我想你也没见过这样的小董,很值得了。”

车门被拉开,宋姐临走前又丢下一句话。

“加油,你可以的。”

也不知是在说这私奔,还是仅仅在说朱迅这个人。

接到金老师的电话是在十一点二十左右,和周涛预估的时间差不多。

“金老师您别慌,我快到了。”

朱迅挂了电话,没急着动身,瞥一眼微信群董卿还没到车站,点开微信通讯录,找到宋姐。

——监控没问题吗?

那边回了一个咧嘴大笑的表情,后面跟了一句放心。

出示了工作证的朱迅难得言辞犀利,背着早就准备好的词儿,威逼利诱得拿到了电梯和各出入口的监控视频。

10:50:47,金老师指着某一个视角的监控,忍不住喊出董卿的名字。

朱迅跟着看过去,电梯里一个偏着身低着头看不清正脸的女孩儿,穿着董卿的衣服,跟董卿一样的发型,可那不是董卿。

心知肚明的人视线不由得往左偏,最左边的电梯监控里,只能看见宋姐一个人,把另一个已经剪了短发换了衣服的人,遮得严严实实。

金老师眼里的董卿再次出现是在大堂出入口的视频里,只有背影。朱迅心想,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找到这个角度的,更不知道这人模仿董卿走路怎么如此之像。

北京站,北京南站,北京西站,北京北站。

四个站一路找下来,十五点四十七。

大量的能量消耗,朱迅额上鼻尖全是汗,她靠在车座上,像是才想起来一样,问金老师:“董卿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离家出走?”

金老师皱着眉,却也无可奈何得说完了前因后果。

“周涛吗?我倒是见过几面,等会儿我给她打个电话探探口风?”朱迅左手拉着金老师右手,两个人的手都是冰凉,“董卿证件都在家里吗?我打给机场工作的同学,让他们看看能不能帮忙查查吧。”

松开金老师的手,按亮手机,微信跳出的最新一条消息是,接到了。

朱迅翻出通讯录,拨出宋姐的电话。

“唉老同学好久不见了啊,我,朱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我一朋友,被渣男骗了离家出走,我这会儿陪着她妈妈在北京北站呢,你帮我查查她有没有航班信息吧,证件号是……”

挂了电话,朱迅看向金老师,问:“金老师,我那同学在首都机场工作,查还得要一会儿,咱要去南苑机场看看吗?”

金老师有些犹豫,想去看看,又见朱迅一脑门子的汗,一时有些为难。

这会儿董卿大概快到机场了,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金老师都赶不及了,朱迅也就静静等着金老师做决定。

“迅儿啊,你打给小周吧。”金老师叹气,打从最初她没通知董卿爸爸开始,她就该有这种预感了,“不管结果如何,打完电话,你送我回去吧。”

于是朱迅开了外放打这个计划之中的电话,漫不经心得背着词,却想起周涛之前同她说的话。

——有机会就好好问一下你的母亲吧,不管是问不出口的问题,还是曾经问了却没有结果的问题,认认真真问一问吧,折磨了二十年还不够吗?还想继续折磨二十年吗?朱迅,你很棒,一定,加油。

挂了电话,挂挡起步。

“金老师,我送您回去休息。”

她也得回去收拾东西了。


✔  说给十七加戏就加戏,可能两个人的视角有点乱,还有,谁说私奔就一定甜的
✔  此次更新纯属意外,想催我的更……嗯,尽管撩,撩得动我就更了

我的舍友可能是想搞死我好继承我的支付宝去日本浪了
一个三等残废让她帮忙带饭结果人回来说你跟我出去吃饭吧
????????

按捺不住想问一个问题
就单纯心平气和得表达一下不解
你们催私奔找小白杨,喜欢我写的句子也找小白杨
在你们眼里这俩ID是不是同一个人精分出的两个号啊

再问一个问题
问我樱花树下什么时候出
是小白杨又精分出了一个人格吗
那小白杨说这会儿才闰六月呢不着急

槐花树下有阿飘(下)

✔  哈哈哈哈,十二点前写完了,睡了睡了,话说真的没人猜师父师姐是谁啊
✔  欢迎围观模仿优秀范文的零分作文靴靴
                 

雨天,小周道士撑着伞,再一次路过槐花树,等着小姑娘拦她。

“小道长,我看你生的好看,家中可缺人洗衣烧饭暖被窝?”

小周道士眨眼,雨有些大,噼里啪啦打在伞上,却也听清了今儿是个什么戏码。

“小道生的不好,家里也不缺人,衣服小道自己洗,饭有人烧,被窝也是暖的。”

小姑娘躲到伞上,纵然她不怕雨淋,一身湿漉漉的样子也叫小周道士不好退开。

“小道长可是嫌我生得不好看,才不愿意带我回家?”

这话可就诛心了,虽说不打诳语的是出家人,但小周道士从小就是个老实孩子不会说谎,对着小姑娘黛眉朱唇那眉梢眼角藏都藏不住的气致,小周道士嗫嚅着,狠狠摇头甩出一串水珠:“不不不,姑娘长得可好看,只是你我萍水相逢,相知不深更不要说坦诚以对,小道不好领姑娘回道观的。”

小姑娘秀气的眉挑起,没有坦诚以对吗?

“小道长担心我不够坦诚?坦诚还不容易?”小周道士眼见着小姑娘不知捏了个什么手诀,小姑娘一身白衣消失得干干净净,只留了一身亵衣堪堪遮蔽身体,“够坦诚了吗?我还能更坦诚。”

小周道长顾不得其他,伞塞到小姑娘手里,急急忙忙脱了自己的道袍就往小姑娘身上裹,脸烧得通红犹面无表情得板着脸,训人。

“小姑娘家家的……你……”

对上小姑娘水汪汪的眼睛就训不下去了,小周道士调子一降再降,到最后只剩无力的叮嘱。

“下次别这样了,好不好,你还是个小姑娘,这世道,危险着呢。”

 

其实阿飘不叫阿飘,她有名字,还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最初阿飘在小周道士眼里就是个小姑娘,虽然两人身量相仿,可这阿飘啊,偷喝小周道士从镇上带给师父的酒,偷吃小周道士带着路上吃的桂花糕,还偷偷扯散小周道士一大清早起来辛辛苦苦绑好的头发,就是个小姑娘。

小姑娘问小周道士:“我只知道你姓周,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周道士就在地上画了个“涛”字,见小姑娘紧跟着皱起眉头,生怕人家嫌弃这字儿太糙,忙跟着解释:“我小名儿是桃儿,桃子的桃。”

大概是想到了水润甜蜜的桃子,小姑娘忍不住笑了,手指戳一戳小周道士白里透红的脸颊,凑上去啃一口,眯眼笑:“桃儿啊,桃儿是挺甜的。”

从小到大只被师父和酒家老板娘掐过面皮的小周道士控制不住得往旁边儿挪,生生在两人间空出了至少三个人的位置,胡乱摆着手转移话题:“我我我……那你叫什么名字嘛?”

小姑娘愣了,想起从前种种,不太确定,但与人相交没有个名字似乎不太好,犹犹豫豫的:“我叫……嗯……阿飘吧……他们都喊我阿飘的。”

语气都让人心疼,更何况是小周道士这样心软的人。

她又坐回原位,拍拍小姑娘毛绒绒的脑袋,声音温柔得紧。

“什么阿飘,那是她们哄你的,鬼才是阿飘呢,你这么好看,该有个好名字的。”

于是,这青城,长青冈,槐花树下,天生丽质的小姑娘,名唤卿卿。

小周道士说,不辞冰雪为卿热,卿卿。

 

小周道士想着她的卿卿,纵使背篓里的东西压得肩膀沉甸甸的较之从前又多了些分量,可她速度不减,本来拎在手里的包袱这会儿双手环着抱在胸前,再过一会儿,她就能见着她的卿卿了。

今日入城时,她给小姑娘递桂花糕时说,有惊喜的。

小姑娘果然在等她。

她走上前,抱抱她的小姑娘,解开包袱,捧出一双绣花鞋,一边鞋面是桃花灼灼另一边是槐花袅袅,粉与白相得益彰,鞋底是她师父亲手画的符。

这个小姑娘啊,一直赤着脚的。

小周道士把一盒桂花酥递给小姑娘,让她坐下来慢慢吃,绣花鞋摆在一旁,撩起自己道袍的下摆,给小姑娘仔仔细细擦着脚。

小姑娘终于穿上了鞋。

吃到一半的桂花酥被收走,小周道士牵起小姑娘的手,说。

“卿卿,跟我回家吧。”

小姑娘还当她在玩笑,原地蹦蹦,不满意好吃的被拿走,嘟着嘴,有些小傲娇。

“小道长不是衣服自己洗饭有人烧被窝是暖的吗,还要我这个小姑娘?”

话是这样说,小姑娘心里可难过,只觉得老实的小道长也来逗她了,明知她离不开这槐花树荫的。

小周道士握着小姑娘的手紧紧,突然发狠似的,单手拎起背篓,扯着小姑娘向外走。

这架势像是要拉着小姑娘同归于尽。

“周涛……你、你别这样,我害怕……”小姑娘终于是快吓哭了,这是第一次,她从不知道走出这片树荫会发生什么。

小周道士不理,连一句“相信我”都不说,硬是扯着眼泪汪汪的小姑娘一脚迈出了树荫,什么都没有发生。

犹回不过神的小姑娘含着泪,手得了解放,就朝着小周道士胸口捶,不重,软软的没什么力气,她真的是快吓死了。

 

“桃儿啊,你真的带我回家啊。”

“嗯,你以后都跟着我。”

 

小周道士领着她的卿卿往道观走。

道观里,师父砸了一盘局势分明的棋,怒气全冲着坐她对面的人。

“你到底为什么要我帮那两个小崽子啊?到底谁是师父啊?”

师姐笑笑,棋局重新摆好,补下一手。

“论理,你该唤我,师尊的。”

【知乎体】经常被女朋友diss是种怎样的体验?

【知乎体】经常被女朋友diss是种怎样的体验?

 

匿名用户:

这回不是家属给我找难题了。

谢前辈邀,也感谢前辈科普“diss”的意思,可能我善解人意的前辈最近diss她的老搭档上瘾才会邀请我回答这个问题。

简而言之,前辈就是在搞事情。

但我女朋友……算了,我不习惯用女朋友这个词,就用家属吧,我家属一定会看到这篇回答,那我只能配合前辈搞事情了。

经常被女朋友diss是怎样的体验啊,以前发生过什么都先不说,就说说最近发生的事儿吧。

家属比我小,虽然她从不承认可她真的算我后辈,同事十三年,从合作时莫名会被坑的团宠慢慢长成了虽然依然会被坑但总算也会坑人了的团宠,然后我就离开单位了。

算一算我离开也快满九个月了,这九个月里,家属忙得团团转,不仅忙着领导布置的项目,还一手策划了属于自己的项目,然后就前两天,家属和项目的合作方支持者还有一些捧场的朋友开了个小会。

我是挺想参与的,毕竟这个项目我作为家属的大后方外拉赞助内管孩子也是尽心尽力,况且我入行二十多年,作为嘉宾压个场子哪怕是作为主持人串个场,不过分吧?

为了这一天,我都不惜正面回答已经演绎得奇奇怪怪的不和传闻了。

结果你们猜怎么着?

家属很开心得答应了,眼睛都笑眯了,还说我总算愿意给她撑场子了,然后拿着邀请嘉宾的名单,说是要找找看把谁换下来。

以下是家属原话,嘉宾具体职位我一说你们就知道什么项目了,我全做打码处理绝对不给家属打广告。

“哎呀,这位,……主席,你就是个……分区副主席,这不好换吧。”

对,人那主席至少大我一轮呢,我这副主席当了六年也没听我家属老老实实喊声副主席。

“……馆长,韩馆不能换吧,还得借人家地方办发布会呢。”

不是我说,我换单位之后也做了个比较大的项目,发布会场地也不错,说是帮家属联系一下吧,这会儿不是当初她说招摇的时候了?

“……中心主任,这你前领导唉,你混了八年也就是个副主任,现在还是前副主任,我总得有单位领导镇场子吧。”

我……我跟领导关系挺好的,能下了项目勾肩搭背劝酒劝奶的那种,怎么家属说起来那么不对味儿呢?

到发布会当天,当然我没能成功去到发布会现场,我才反应过来,九个月前的离职是原罪啊,家养小狮子在这儿报复我呢。

到发布会也不消停,主持人——啊对家属也不让我去担当主持人,她说我日常嘴瓢——主持人采访家属,说她怎么入行这么多年才第一次涉足项目的这个领域,明明她的很多同事十年前就已经接触这个领域了。

这问题是我让主持人临时加的。

主持人也算我后辈。

我知道家属完全有能力完美得接下话茬,但我还是低估了家属。

她说,好像我们这个行业好的从业者都涉足了这个领域。

当然,这不是她原话,但是她原义。

为什么说我低估了她呢?因为入行多年没有涉足这个领域的,除了她,还有我,然而现在只剩我了。

离职前我可能是个假领导,现在我可能是个假家属。

不过既然嘲笑我日常嘴瓢的人发布会上自己嘴瓢了,我就不怂恿嘈杂的娃去闹她了。

所以经常被女朋友diss是种怎样的体验呢?

她嫌弃你各种title不够分量时,记得你所有的头衔。

她嫌弃你日常嘴瓢时,记得你和众多同事之间所有的不同。

她嫌弃你给她挖坑时,记得填坑时要把你埋进去。

也挺好的,左不过都是自己宠出来的。

那么忙的一个人,今儿飞这里明儿飞那里没个喘息的,还记着二十年来与我有关大大小小的那些事儿,时不时抽个空出来嫌弃一下,或者说,diss一下,可以说是,小确幸了。

她很忙,我也很忙,这只是一种忙里偷闲保持清醒的小手段,所以,她愿意怎样就怎样,我不仅甘之如饴,也心甘情愿得配合。

写到这里时间不早,家属昨天因为工作飞回老家,我该和她通电话顺便催她早点休息了。

如果有小朋友不嫌我啰嗦看完了这篇回答,祝你幸福安康。



√  乱乱乱乱写,昨天见面会的点吧,假装自己日更

槐花树下有阿飘(上)

✔  困了,我就写这么多,请夸我手速不准说我耍流氓
✔  模仿优秀范文失败,可以猜猜看师父和师姐是谁
✔   @开在董老师心上的百合花 脑洞开发合作商

         

              

青城是个好地方,从南门外,过长青冈,一路官道通天,直达皇城。

但无论上京赶考的学子,还是走南闯北的货商,都情愿早出发几天,绕过长青冈,求一个心安路顺。

十年寒窗,学子收拾行囊出发前,学堂先生三令五申,千万莫要为了便利二字取道长青冈,那地方邪乎得很,有棵百年槐树,枝繁叶茂遮阳蔽道。

木边有鬼犹能繁盛如此,不是坏人运势挡人前途是什么?

南来北往的商户在青城落脚,三两浊酒下肚,唾沫星子横飞,说起的都是那长青冈上百年槐树下张牙舞爪食人精气的阿飘。

酒家的孩子长到满地跑会说话了,夜半拱到阿姆怀里,问——什么是阿飘啊,阿飘长得好看吗——却被阿姆粗糙厚实的手捂住嘴,小孩子可不好胡说的。

却有一个人知道所有实情。

听着隔壁桌三四个糙汉子拍着桌子吹嘘自己从长青冈过经历的诡谲奇事,小周道士摇摇头,安安静静吃完最后一口饭菜,从背篓里翻出酒葫芦,恭恭敬敬递给老板娘,一并递上的还有几枚铜板。

老板娘是泼辣人,看小周道士这样的白面小生,难免心喜,如从前每次一样,退回一枚铜板,拇指食指轻掐一下小道士白嫩的面皮,笑道:“小道长喊声姐姐来听?叫的好听这酒姐姐请了。”

眼见着人从脖子红到耳尖,老板娘晓得不能再过头了,退回的铜板拍在桌角,只收了三枚,转身打酒过来,指着那一桌糙汉,凑近了问:“小道长常从长青冈过,他们说的可属实?”

小周道士接过沉甸甸的葫芦,在腰间挂好,退开一步,说:“小道从未见过青面獠牙面目狰狞鬼怪之流。”

老板娘只笑,语调说不出的怪异,视线上上下下扫过小周道士周身:“小道长阳气重,自然什么牛鬼蛇神都是不惧的。”

“小道替师父谢过老板娘的酒,告辞。”年轻人背好背篓,原本里面满满当当的各类药材已经被换成了各类吃食,生的熟的半熟的又是一背篓,她得赶在日落前回到青云观,不然酉时三刻前喝不上桃花酒的师父能把道观都给拆了。

况且,小周道士摸摸手边包袱里的东西,长青冈槐花树下,还有人等她。

 

小周道士说,从未见过青面獠牙面目狰狞鬼怪之流,是真的。

只因长青冈上,树龄有百年之久的,是一株槐花树。

 

小周道士第一次被拦下时,也是她第一次背着小背篓去城里卖药材。

第一次总是惴惴不安的,她默背着师姐叮嘱的不同药材的价格,不时翻出师父给的清单来看,一看到师父龙飞凤舞的字就头疼,再看见清单上被师姐划掉大半的东西,更头疼。

正当她揉着额角碎碎念时,小背篓突得一重,整个人被带的趔趄,有人冰凉的手脚缠上来。

“小道长,你念念叨叨的,烦死了。”声音软软糯糯得听着像个小姑娘,小周道士艰难得扭头看,确实也是个包子脸的小姑娘,两个人脸皮贴着脸皮,一时倒分不出来谁更白。

青云观祖传四字箴言,闲事莫管。

小周道士背着小姑娘也不知道朝着哪儿连连鞠躬,嘴里也一刻不停得道歉:“姑娘莫怪姑娘莫怪,小道这就闭嘴,闭嘴,不知道姑娘能不能下来,小道……”

小姑娘沁凉的手捂上喋喋不休的嘴,眨巴眨巴眼,问:“小道长留下来陪我吧,留下来我就不嫌你啰嗦了。”

小背篓却被小周道士解下来放到了地上,坐在小背篓上的小姑娘一脸状况外,搞不清楚这个小道士怎么不像从前那些人一样,表情扭曲得一路飞奔离开。

不过也是这小道士长得好看,不然她可不会伸手去碰,最多绊过路人一脚而已。

可惜了,小周道士放下背篓,四周看一圈,找准了小姑娘的活动范围,朝着路径最短的那一点撒腿狂奔,最后停在槐花树的阴影之外,和追过来的小姑娘只有一步之隔。

小姑娘红着眼眶,转身走到背篓前,想抱起来,没抱动,就扯着背带走得踉踉跄跄,扯到小周道士面前,推过去,嘴里嘟囔着什么,小周道士没听清。

背起背篓走开十步,小周道士又折回来,喊:“你刚刚说什么?”

“嗯?”垂头丧气的小姑娘抬头,又是神采奕奕的了,“你明天还来吗?”

鬼使神差地,小周道士走回来,拍拍小姑娘的头:“我每十天来回一次,都会经过这里,每次都陪你一刻,可好?”

那年,小周道士刚过十六。

 

小周道士后来拿着随手捡的槐花去问师父,被罚跪了一夜,第二天仍旧不认输,一瘸一拐得又背着背篓上路了。

师父说,时也命也,你不准再从长青冈过。

师姐说,你随她去,这方寸之地片瓦之下,皆是反骨。

同居三十题(下)

同居三十题(下)
看这里嘿
我写不出来的东西……嗯……有大佬帮我写
下次绝不作这种死了

开在董老师心上的百合花:

@予世辞 这个人说后十五题污糟糟的适合我写。
我?????
好的,那就我写吧。
反正我也不开车。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周涛第一次见到真正的美人出浴,是在董卿住进她家后的第二个晚上。
    在互相矜持了一天之后,董  主动  卿  裸着还挂水儿的身体爬上了周涛的床。
    周涛觉得头发湿漉漉的董小姐有点好看,周涛觉得眨着眼睛对她卖萌的董小姐有点可爱,周涛觉得董小姐的胸摸着有点小。
    周涛有点渴。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每年的五月二十七,周涛都会从超市买九十九盒不同口味的酸奶回家,董小姐嫌她浪费,但其实周涛知道,董小姐只是不满意她买了董小姐不喜欢的口味而已。
    但是没关系,董小姐不喜欢的,另外再送别人好了。
    反正是“向董卿表白成功并顺利把董卿带回家还和董卿亲亲抱抱”的纪念日,啧,把快乐与别人分享,也还是挺好的。


18、接对方回家


    董小姐去接周涛下班的次数屈指可数,一是嫌周涛上班地方离家远,二是嫌周涛上班地方离家远。
    但周涛很乐意接董小姐下班,因为她觉得,她在车上是能亲到董小姐的。
    但是她没有亲到过,一次都没有。


19、离家出走


    董小姐离家出走了,还带走了周涛的手机,车钥匙,钱包,以及周涛刚给她买的保温杯。
    为什么?
    因为天气很凉而董小姐还要喝冰镇酸奶,而周涛,不仅没给她喝还训了她一顿。


20、一个惊喜


    周涛说她要给她董一个惊喜的时候,她董是不相信的,直到看到桌子上那个蛋糕似的馒头之后,她才点了点头。
    很好周涛,她看着桌子上的馒头微微笑了笑,指着馒头上的字儿字正腔圆的念了出来——一—个—惊—喜—。
    嗯,这的确是一个惊喜。
    好大一个呢。


21、屋顶上看星星


    这是一场意外,而周涛至今也没想通两个成熟稳重的人不好好过自己的二人世界反而去学小年轻爬去天台喝酒聊天是为了什么,但是她记得那天的星星很美,像她董的眼睛一样。
   嗯……天台也是屋顶。


22、一场飞来横祸
    董小姐被袭击是谁都没想到的,周涛会火急火燎的从京演跑到大裤衩也是谁都没想到的,但是既然正主来了,那事情就交由正主来解决吧。
    于是大家交出了袭击者。
    嗯,某柯基。
    袭击武器,一只纸折的飞机。
    某柯基,卒。


    后续:飞机不是某柯基扔的,但是大家很有默契。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周涛认为男孩子要敢于走南闯北有担当,而她董则认为这些都不算很重要,最重要的是男孩子要会做饭。
因为她董觉得女孩子不适合厨房,尤其是像她和香香这样美的女孩子。
    什么?周涛?
    周涛要挣钱养家。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外头下暴雨了,董小姐喝了一盒酸奶然后被周涛扛上了床。
    外头下冰雹了,董小姐喝了一盒酸奶然后被周涛扛上了床。
    外头下刀子了,董小姐喝了一盒酸奶然后被周涛扛上了床。
    外头下周涛了,董小姐放下酸奶然后关了窗锁了门开了电视调高了音。
    还想扛她上床?不存在的。


25、喝醉


    董小姐被灌醉了,然后赖在周涛怀里不肯出来,周涛看了看围着她俩坐了一圈的前同事,一个用力把董小姐抱了起来。
    上车,关门,启动,回家。
    周涛觉得她以后不能再参加前同事的饭局了,周涛觉得她有必要把前同事一个一个单独约出来了。
    嗯……就约在那种饮料可以自备的路边摊。
    然后灌醉怼死,然后抛尸。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去年北京下第一场大雪的时候,董小姐和香香拉着裹成球的周涛和同样裹成球的弟弟一起下了楼。
    打雪仗果然是会耍赖的人占优势,周涛想起衣领被塞入雪球的恐怖。
    然后抱起了滚在雪地里爬不起来的儿子。


27、穿错衣服


    周涛穿错衣服了,然后她董骂了她一顿。
    周涛觉得很委屈。
    然后她觉得胸口更闷更紧了。


28、一方受轻伤


    周涛受伤了,董小姐咬着嘴唇在周涛身边坐着,豆大点儿的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落。
    你说你怎么这么笨啊,她伸手拍了周涛的胳膊一下,抹了抹眼泪,嘟囔着说出下一句,我就踢了你一脚,你怎么就从床上掉下去了,你掉下去就算了,你压我鞋子上干嘛呀!我那鞋子可贵了,你看你都给我压坏了!
    周涛:……。
    哎哟医生我不治腰了,有没有治老婆的药,请给我开一年的。


29、意外的求婚


    其实周涛才是被求婚的那一个。
    尽管董小姐是因为被绊到了才会跪下,但是周涛还是很开心。
    所以她才会说出那句话。
    你是要求婚吗?
    好的,我答应嫁给你。


30、滚床单


    周涛的手有点热,周涛的嘴唇有点甜,周涛的胸很软。
    周涛很温柔,周涛精力有点旺盛。
    周涛你有完没完。
    周涛请你滚下我的床,并远离我,至少两米,不,五米。
    算了,周涛我不要你了,你别回来了。

同居三十题(上)

✔ 自暴自弃找了三十题来写,这个需要注明出处吗
✔ 陷入只想吃粮不想产粮的倦怠中
               
             
1、相拥入眠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字正腔圆婉转生情。

周总忍了忍,捏住了枕边人偷摸掀开自己睡衣的手,将家养大型猫科动物抱了个满怀。

“背诗也不行,才拿诗歌撩过小姑娘,就别在我这儿背。”
       
      
2、一同外出购物

“老周,你喜欢酸奶吗?”

“喜欢。”

“那你喜欢蓝莓吗?”

“喜欢。”

“蓝莓味大果粒呢?”

“喜欢。”

“酸奶董呢?”

“不喜欢。”看好了生产日期的大果粒码进购物车,“我只喜欢我董。”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周涛你完蛋!”

“……”

塞着耳塞闭着眼睛紧紧捂着她董耳朵的老周什么都没有听见。
       
       
4、一方的起床气

六点半的闹钟响了,妈妈们没有起床。

七点的闹钟响了,妈妈们没有起床。

七点半的闹钟响了,妈妈们还是没有起床。

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香香小朋友推开妈妈房门,哎呀,妈妈抱着小妈一直叫“卿卿”唉。

卿卿是谁?小妈为什么不吃醋呢?
       
       
5、做饭

今天香香依然没吃饱饭,准确来说,是只吃了饭。

妈妈嫌弃小妈紫菜蛋汤味道淡,加了好多好多盐。

小妈嫌弃妈妈酸辣土豆丝颜色不好看,加了好多好多醋。

还好饭熟了,香香煮的,她也是个大人了。
       
       
6、大扫除

分别面对朱十七的质疑,二位台柱子一如往常默契。

“对,都是她打扫。”

大扫除?

可能董瓜即和周铁蛋家不需要吧。
         
       
7、浏览过去的相片

周涛听不得天线这个词,陪儿子看《天线宝宝》都不行。

董卿?董卿挺喜欢《天线宝宝》的。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撒·不作死不舒服·贝宁带着台本划掉整个大型节目中心的好奇心敲门了。

“吐槽啊,吐槽什么意思,我不知道啊。不然小撒你示范一下吐槽董卿给我看?”

小撒,卒。
        
       
9、相隔两地的电话

“深圳天气很好,我一直在听你唱的歌。”

“我订好13号回上海的机票了,龙王周你快带好天气回来呀。”
     
      
10、早安吻

周涛比董卿先醒,醒时手里握着爱人的手,她捧起,未染朱色的唇印上爱人无名指的第二指节。

我说爱你,听见了吗?
      
      
11、替对方挑衣服

粉丝们隔着屏幕爆手速刷着“酷桃”时,董卿戳着屏幕保存图片,想知道她家老干部被夸得耳朵红了没。

而朱十七至今不敢回忆被董老太太东北揣支配的恐惧。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女儿想养只猫,董卿同意了。

可周涛不让。

她很严肃得对女儿说,家里已经有一只猫科动物了,再养只猫可能吃不饱。
      
      
13、一方卧病在床

鲜虾秋葵粥皮蛋瘦肉粥山药排骨粥鲜蔬菌菇粥……
      
      
14、午睡

午休时间,董主播敲开了大型节目中心副主任办公室的门。

“周主任,您听过一个说法吗,春困秋乏夏憩冬眠?”

据前线某知名不具撒姓记者报,周主任沉默着将空调调高了两度。
      
      
15、帮对方吹头发

电吹风呜呜得工作着,董卿薅着她家老干部的头发,青丝压过白发。

“周涛,你头发长得真快。”

周涛笑笑,想起帮她董吹头发时发根明显的黑,问:“你又该去染头发了吧?”

别看了嘿还是片段

董卿从睡梦中惊醒时,硬币大小的冰雹正砸着窗,动静听来像是呼啸山庄外来自狂野的哀嚎,扭头就见同样被吵醒的儿子努力地在尝试翻身去看窗外却将自己缠在了被子里。

这样子看着眼熟。

董卿想笑,可渐渐回魂的意识让她笑不出来——这可不就是周涛每次都嘲笑的她赖床的样子吗?

被子缠手缠脚,滚上两圈压住了,掀被子叫早这招就不管用了。

想想就来气,周涛手机里还专门有个相册,用来存放她董卿赖床雅照的。

再看仍在扑腾伸伸手踢踢脚的奶娃就一点都不可爱了,蠢蠢的、傻傻的,可惜了,董卿深深叹气,还是亲生的。

伸手戳一下孩子咧开嘴笑得还不太明显的梨涡,董卿把儿子从被窝里直接抱出来,跟泥地里拔出白嫩嫩的藕似的,揣到怀里,逗他。

“你说你怎么就不是周涛生的呢?”

小孩子听到了关键字,本来就亮的眼睛越发有神,揪着妈妈的衣领抬头喊人。

“涛涛——”

等半分钟没人理,小团子也习惯了,有时候妈妈会很忙,有时候涛涛也会很忙,哎呀,这些大人啊,忙来忙去忙什么呢?

秘密小朋友就低头专注抠他妈妈睡衣领子上精致的小蜻蜓,小胖手戳戳眼睛扯扯翅膀,就被他妈捉住了。

“嘿,厉害了,还涛涛?”大手握小手,碰个拳,拉开,再碰拳,“跟亲妈抢人是吧,你看,没人搭理你吧。”

下一秒拆台的就来了。
               
                
               
                  
✔  致已经写不动小甜文的我,这篇如果写完了标题应该是《被暖正好眠》
✔  找不回私奔的文稿我能不能不写了